Skipper颉儿

《转轮》五

今天的量我伸手从 @九宫 那抢来啦✺◟(∗❛ัᴗ❛ั∗)◞✺
希望各位看官食用愉快✺◟(∗❛ัᴗ❛ั∗)◞✺

正反派逆转,有私设慎!结局不定,欢迎评论,努力不崩,轻度ooc慎!

——————————文文分割线————————
  五
  濮阳缨和顾长绝的第一次相见,是因为长林世子妃为东海珠胶所害一案。那件案子牵扯甚广,不止大梁皇室,就连北凉和东海都牵扯了进来,而渝国,自然是混水摸鱼,打算分一杯羹。
  当时为查清东海珠胶到底是否是由北凉卖出,东海和北凉都派来了使臣。顾长绝是那次出使大梁北凉使臣的保镖。那时时至梅雨,北方来的女子没有带伞的习惯,被突如其来的雨困在了凉亭,正巧濮阳缨路过,将她送回了驿馆。
  最后关于东海珠胶的事到底不了了之,但濮阳缨与顾长绝倒是因为那一次雨中送伞而渐渐熟识。事情结束之后,顾长绝没有回到北凉,反倒留了下来。
  “说起来,在下听说小侯爷的母亲,还是因为这件事情而离小侯爷而去的。”“上师,有些事说出来,只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萧元启放下茶杯,吐字有些慢,一句话被拖的有些冷。“莱阳侯息怒,”顾长绝放下酒碗,她没有像这两人一样喝茶,而是喝着自己备的酒,“当初那件事我们都清楚,不论最后是谁,都会是那个下场。”“确实是如此,”濮阳缨慢慢替萧元启续上茶,“东海珠胶不过是借口,若是在下不曾记错的话,那珠胶本就是当年长林军与东海交战所带回来的战利品。”“我的母亲根本就是!”“嘘,小侯爷。”濮阳缨指尖一点茶炉,爆起一团火花,“有些事,现在不说,为的是以后光明正大的说。”
  “这人真有意思,”顾长绝随濮阳缨一并回乾天院,一边走一边喝酒“难怪你叫我来。”“有趣只是是其一,有共同的目的才是关键。”“目的……”
  “北凉苦寒之地,与我大梁又相隔一个渝国,姑娘为何要留在这里?”
  “因为有些事情,不管过去多久,总要有个了断。”
  荀白水砸了半个房间后,慢慢冷静了下来,萧平章不会动皇后和太子,他需要一个好名声。飞盏是掌管禁军的禁军统领,被萧平章盯上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飞盏素来耿直且忠心为国,不知道萧平章是用了什么法子让飞盏对他言听计从。
  现在不是荀家内乱的时候,荀白水知道,自己不能乱,谁都不会知道将来的局势究竟会变成什么样,他要为荀家早做打算。
  “去禁军统领府,请荀飞盏来,就说,叔父请他回来吃顿家宴。”
  今日便是休沐日,萧平章因近来计划实施的顺利和幼弟归来的喜悦,特意安排了出游的计划,暖风和煦,俊朗的男人笑看着自己雍容的夫人小孩一般与自己的弟弟嬉笑打闹,“父王,”萧平章烹好茶,沏入杯中,“请。”“大哥!别只顾着和父王喝茶,过来一起阿。”“是啊,平章,别光陪着我这老人家了,去和你弟弟他们玩去。”“平章,快来。”蒙浅雪站在不远处挥着手。“就来。”萧平章笑着应声。萧平章刚起身身后便传来一声“禀世子爷。”鲁昭疾步走到萧平章身边,附耳说道“不好了世子,段桐舟越狱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