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per颉儿

《转轮》四

今天的份量~由 @九宫 触触心惊胆战的递交╮( ̄▽ ̄)╭
正反派逆转,有私设慎!结局不定,欢迎评论,努力不崩,轻度ooc慎!
——————————文文分割线——————————


  今儿个真是有意思,萧元启看着眼前这场闹剧,心里暗暗嘲笑着。
  五更上朝,卯时点应。
  四更天,萧元启难得早起来一回,刚到宫门口就撞上了一出好戏,老天可真是待他不薄。
  荀飞盏和荀白水在宫门前吵了起来。尽管两人压低了声音,又在发现他时戛止话题,但他还是听到了一些。荀白水斥责自己的侄子不分君臣,荀飞盏反驳叔父现今只有依顺长林府才能保全荀家。没骨气。这三个字是萧元启最后听到的,他险些笑出声来,首辅大人陷在了妹妹外甥和侄子之间的困境,而后,他只会越陷越深。
  朝堂上的争论显得顺理成章,看着荀白和萧平章因为该不该由濮阳缨做陛下御医而你来我往,什么“陛下乃社稷之本,怎可任由一届神棍胡乱诊治。”什么“濮阳上师乃皇后信任之人,又有过治愈陛下之先例,晚辈以为由上师前来最为稳妥。”等等。萧元启想起了昨天红衣上师对自己卖的关子,“这世间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人都会有。”他很好奇那位神通广大的上师会找来个什么样的人,又是怎样的人有胆量帮助自己。“元启,元启。”萧元启将自己从思绪里拉出来,看向叫自己名字的人,萧平章,现在萧平章的脸上带了不怎么好看的颜色,他看起来似乎带了怒。“平章大哥。”萧元启站定,行礼。萧平章似乎很满意萧元启的态度,他脸上的怒气敛了一些,“元启,你来说说看。”“臣以为,可以请濮阳上师前来一试。”“好,就如元启所言,请濮阳上师一试。”萧平章脸上的怒意逐渐褪去,显出几分暖意来。死狐狸,他是故意的,不过没关系,他也希望濮阳缨是能离陛下最近的人。萧元启想着,脸上挂着笑,对萧平章和荀白水各行一礼。
  下朝的路上荀白水瞪了萧元启一眼,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看了萧平章一眼,到底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萧元启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他,毕竟夹在亲人之间的滋味不好受,他有些想去自己的母亲,为自己而死的至亲。
  萧元启回到府邸的时候,下人通报有人早在内室等他,萧元启心里明白,十有八九是濮阳缨。
  内室里红衣上师坐在那里烹茶,看见萧元启进来了,将茶杯递给他,道“这世间为了钱什么都做的人不在少数。那个女人更算是此类的个中翘楚了,只要给钱,她什么人都杀。”“那在下到真想见这姑娘一面。”“时辰快到了,”濮阳缨抬头看一眼天色,“她该来了。”
  濮阳缨话音刚落,就见泰叔进来通报:“小侯爷,门外有个姑娘求见。”两人对视一眼,“请她进来。”
  红衣的妖异女子出现在内室的门口,“请莱阳侯安,在下北凉顾长绝。濮阳上师,咱们又见面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