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per颉儿

《角色》二
。最近开学太忙了_(:3」∠❀)_
。都忙到脚打后脑勺了_(:3」∠❀)_哭唧唧,看官们就原谅我的拖沓嘛~~
。私设有 小说体 搜神记 千谎百计

         一片雪花,飘过三楼的窗台晃晃悠悠,停靠在夙和密长的睫毛上,为眼下睫毛搭出来的阴影增添一份厚重感。
        今天一天无别的事可做,夙和依旧整理着“哥哥”交代他的任务。尽管徐风在出门前已与夙和说好自己会在指针指向符号‘8’的时候回家,但坐不住的夙和早早已经做好饭菜随时恭候。又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摸摸碗底要是觉得凉了,又拿上灶台去热热。好在又都是些耐煮的炖菜,不然怕是早就糊的不能入口了。

        因为徐风下达了他不在身边夙和不能随便露脸的禁令,夙和只好紧盯门把手发呆,好似下一刻就会被他盯得羞愧转动起来……

        当徐风敲开为他们俩租赁的小公寓,很自然一手揽过向他扑过来的“大型犬”。
        把甜栗子塞进夙和的怀里,顺手揉一把,循着饭香自觉的坐上了饭桌。等夙和将桌子上的报纸剪贴本收拾干净,热菜上桌,就先往自己的碗里掴了两大勺的辣油就着可口的饭菜‘呼哧呼哧’的赞不绝口。
        打掉夙和再一次被好奇战胜,向辣油伸出不安分的手。看他那叼着筷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徐风差点又浪费了一口辣油鸡肉:“噗哈哈哈…好啦,哥哥不是不给向荣吃,这个叫辣油,向荣吃不习惯的,哥哥是想看见向荣被辣油弄得哭鼻子的样子。”

        勾起手指刮刮‘自家弟弟’英挺的鼻子,徐风无奈的发现自己对上这个呆瓜总会翻出无限的耐心。
        就如他当然惊恐的发现,他尽然可以在一遍又一遍手把手教这个小呆瓜一些常识得不能再常识的无聊东西时,还能有闲暇之余发掘夙和呆里呆气的可爱之处?!

        “呵,小讨债鬼,就看你的本事了…”
        “???哥哥?”徐风没由来的一句夙和既没有听清,也没有听懂。正打算凑过去再听一遍,下巴又再一次落入了两指凝脂冷玉中。
        “后天帮哥哥做件事情…”徐风心情大好的捏玩送上门来的精巧下巴,进退两难的夙和只好撅紧双唇,不让口水和嘴里的饭粒掉出来,继而以眼神发问。

        “呵呵,后天晚上帮哥哥到蓝家大院南面从左往右数第二个窗户外的电线杆下站好,上面会有一个漂亮姐姐从窗户探头下来看一眼,是哥哥的一位故人,向荣和哥哥长的一模一样,她看见向荣就知道哥哥回来了。”玩够了,松开下巴徐风又开始转战桌上的几盘小菜。饶有兴致一口一口投喂着腮帮子鼓鼓的夙和,尽职尽忠做好‘好哥哥’的身份。

        “记住了吗?重复一遍。”像是玩上瘾了一般,坏心眼等夙和一嘴塞满,皱着眉头拼命嚼咽时徐风立刻提问。
        “嗯……明天晚上到蓝家大院南面,等一个……”
        “好的,记住!等蓝小姐一回到房间,你就立刻回到哥哥身边,哥哥会在家里等着向荣。”眨开眼中情绪,徐风柔声打断夙和的回答。等他忆明白现正不知名情绪,却只能夜夜对镜失眠,这也是后话了……

         一场好戏,正式开始。

专案组酸奶失踪案件

罗飞飞:说吧,都有谁干的!!(▼皿▼#)

韩灏:……咳咳咳!对 对你们快招!

曾日华:(狂敲电脑)

梁音:你 你们活人的东西我才不感兴趣~

穆老师:谁 谁稀罕你的酸奶

尹剑:我我我我我我不不不知道……

熊:卡斑马!!凶手肯定在你们之中!!

罗飞飞:你们先把奶胡子擦擦重新说过……(-`ェ´-怒)

《角色》
。千谎百计 搜神记
。私设有 穿越
。冷cp 非bg慎 这篇写来写去小呆都还没有出来歉_(:3」∠❀)_
。既然图还没有勾完边,那还是先发文吧∠( ᐛ 」∠)_

       “要知道生活确实不会一帆风顺,挫折总会伴随左右。就像是能抚平抑郁和狂躁的阿密曲替林和安定,虽是对症圣药但是过量的话同时也会带来幻觉和上瘾。
        记住,主永远与您同在。主会原谅您的罪孽,带走您的忧愁。天堂的圣殿永远为您敞开,坛中的圣水将洗去您的污垢。
        但希望和机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要懂得抓住时机才能给自己和家人创造最好的。
        阿们……”
        “……谢谢神父,我会再来的……”

        祷告室角落的一抹纤细身影在等待‘神父’操着一口别扭的中文,将那位诺有所思的‘傻女人’送走后,不留痕迹把手中最后的信息传递给神父。
        “希望这一次的大买卖,足够有理由让我重新出山。”覆手站在祷告室外,神父面带微笑向回头告别的方妙芝点点头,声音却是异常的冰冷和蔼。
         直到方妙芝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徐风才拢拢裘衣讪讪然出来了。
        “师叔就把心袋回下肚子里吧,收网的时候包师叔笑得见牙不见眼。”完成最后一次交接,徐风走出教堂伸手招停了一辆人力车。

        这一次交接意味着这场游戏的开始,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汇报,各就各位应该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人力车上徐风习惯性的撅着嘴,这时刚从家里偷逃出来的蓝屏看见了令她朝思暮想肝肠寸断的身影, 提起裙子疯狂的追赶人力车。

         “阿风!——阿风!!!——”穿着高跟鞋和长裙使蓝屏的步伐尤为踉跄,因为摔倒满身尘土披头散发的她,狼狈得不负往日千金小姐的形象。却还是不停追赶燃烧她心中被绝望气息笼罩最后一根希望的火苗。
        撑着脸,徐风略带笑意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很快又挂上了玩味的表情。向旁边待命的同门使个眼色,立刻就冲出好几辆人力车拦在蓝屏和徐风之间,阻隔两人的视线。
        脱下身上的裘皮大衣和帽子,徐风在转弯角处飞身下车,转身躲进巷口深处。同时等在转弯角处的同门也识相的飞身上车将裘皮大衣和帽子穿带好,坐着人力车缓缓使向马戏团的方向。

        并没有去管身后蓝屏跑向那个为她准备的迷幻盛宴,徐风轻哼着歌从巷口的另一面转出,搓搓现只穿着衬衫马褂的身子。
        索性在身旁的小摊贩买了两大袋甜栗子抱在怀里,心中转念至出门前那个呆瓜不舍得眼神,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来。
        “嗯,天色不早了。别一会小傻瓜向荣等着急了哈哈…”

偷懒骗更一发~

emmmmm今天发《角色》呢?还是发飞飞的图嘞?_(:D)∠)_

。百点梗
。鹤聪
。图图晚上在补|ω・)

午休时间
——下面发布一则通报批评,猫科一班洪思聪,于昨夜咬死校内老母鸡一只,并藏匿。情节之严重,道德之败坏,史无前例!
鉴于该生认错态度良好,且赔付小礼堂一座。校方决定,给予通告批评处分。
希望大家引以为鉴,好好习法,天天向上,保存自己妖族的优良血统和秉性。
通报完毕——

学校广播里那只老鸟的声音,听的猫科动物后颈毛耸立……
不过真要说到当晚作俑者,还真不是优雅高贵的本喵!我们英国短毛蓝猫高贵的血统,才不会允许自己去做出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呢!
唉……谁让小爷栽在了面前这个,甩开膀子吃鸡腿的发小手上?……

小爷被那只老鸟攥在手里,整整思想教育了一个晚上呀!!毛都快薅秃噜没了!!喵啊!!!
这小没良心的,现在整一没事狐一样,还边甩着油星子讲故事!

宁采臣与聂小倩惊天地泣鬼神的山盟海誓;
苏妲己和纣王的乡村爱情故事;
以及最最有名的蒲松龄大大《聊斋异志》里的所有狐狸报恩,人鬼之恋的旷世佳作千古传说。正在一个接着一个从小白那,油星子与唾沫突兀齐飞的小嘴往外蹦哒。
最主要画重点讲的还是她小时候离家出走被抓进动物园那次,被一个在小爷还没到达案发现场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小屁孩子轻轻救了一把。
不就是一点点硫酸吗?!小爷我!……大不了毁一点点皮草……

看着她拿着中午我给她熬好带来的油焖鸡腿,左手右手一个加速动作吃的不亦乐乎,还不忘飞着唾沫星子天花乱坠的讲着故事。

只好识相的祭出第五条ARMANi手绢,为她擦擦油花花的小嘴。
唉,小白啊。其实你要报恩也不一定要找那些短命又愚蠢的人类啊……
你抬眼看看我?……

《角色》一
。正文改为小说体
。私设有 搜神记 千谎百计 超冷门cp
。总觉得老写错字,大家一起来抓虫_(:3」∠❀)_
。前面先甜一甜,后面又开始头秃了_(:3」∠❀)_
————正文分割线————

    12月份之后的夜晚街道上,已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徐风牵着夙和的手,一前一后的走在夜市上。
    夙和的一头乌丝已被修剪梳理成干净利落的三七分,徐风给他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
现在的他俩除了眼神并无二致,就如同真正的双生子一般。

    尽管路上并没有什么路人,但经过这两“兄弟”身边的行人。总会不自觉的多看一眼,这两个一模一样精致的人儿。
    将夙和打扮成这样,并让他暴露在别人的眼光下,让人看见他记住他,徐风确实是有自己的理由的。
    只是这个理由,他现在还不是那么的确定罢了。

    徐风的脑子现在很乱,20年来第一次这么混乱。他不确定给完全失忆的夙和取名为“向荣”为何会有一丝丝的不安?是因为这个傻小子叫自己哥哥了?
    自己真的有弟弟?他不确定。这20多年来老师爸对他的养育,让他忘记了很多事情。甚至是自己的名字年纪,甚至是自己。

    所以,看着乖巧跟在自己身后的夙和(向荣),他犹豫了。他不确定在这个时间点“找回来失散已久的弟弟”对他的计划,对不知有没有杀死那个女人的漏洞非常有帮助,是不是应该高兴。

    “哥哥?……”由于徐风一脸菜色的低头疾行,越走越快的步伐让乖乖在身后被拖着走的夙和,快要左脚打右脚了。
    “哥……哥哥?”得不到回应的夙和,只好轻轻的晃动被托拽的那只手,用还不算流利的话语表达自己的不安。
    “嗯?啊,怎么了向荣?”纷乱的思绪被打断,徐风试图换回往常一副无懈可击的笑容,回头询问。
    “哥哥……别……不开心,向…向荣陪…哥哥。”夙和抬起自由的另一只手,轻点上徐风还来不及松开的眉头。歪下头小心的看着哥哥的双眼,他为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伤心而不安。

    “额,没…是的!哥哥生气了!因为向荣跑出去那么久不来找哥哥,因为向荣把哥哥的事情都忘记了!”面对着像一头受伤小鹿般的夙和,徐风还是决定先把心里那一些无聊的情绪放一放。他是老师爸最得意的门生,自然是不会做任何亏本买卖的。
    至于这个突然跑出来的“便宜弟弟”,既然他能叫自己一声哥哥,那为哥哥付出一切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吧?呵…

    “对……对不起!哥哥……向荣…向荣再也不会…不会,向荣会乖乖的!……”面对哥哥的“控诉”着实让夙和慌了神,唯一自由的一只手抓着“哥哥”的衣领,不自觉微微颤抖。他不记得自己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乖乖的,听哥哥的话,陪着哥哥,不能让哥哥生气。就如同夙和混乱的脑海中,一直悬浮的声音和扎根的本性一样。

【百粉点梗】

有段时间没回来了|ω・)【还好意思说】
发现粉丝竟然破百了!
那那那来个百粉点梗?看官们想让我画啥,或者写啥都可以呦|ω・)
除了肉和黑化无能啥都可以呦|ω・)

《角色》序二
。搜神记
。穿越梗,冷cp不知道有没有人吃呀?
。正文明天,会改成小说体|ω・)

——“你是谁?”
这是再一次醒来时,那个好看的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可是我是谁?......想不起来了......他又是谁?这个好看的人是谁?......这里又是哪里?这里的环境陌生到怪异......
是不是应该回答些什么?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舌头麻麻地,脑袋也好乱。
忘记的事情太多,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你...你是...谁?”那便张嘴重复他的话。

——“你很贼耶,明明是我刚刚先问的你啊。”形状娇好唇不满的嘟了起来,连带挤出两个无意识的可爱酒窝。
“......贼?” 听不太懂,伸手想戳戳酒窝却被中途劫进了一只冷玉手里。好看的人将手压于胸前,转身坐近身侧床榻。
感受指尖靠在胸膛的暖意,下巴被微凉两指拎起,眼神锁定在那片星海之中。逃不开,也不想逃。

——“对啊,你这个小贼!”捏在下巴上的凝脂伴随语间顿挫,几乎将口水晃出来了。
——“快回答!你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呐,不许再重复我的话。”星星快从河海里满溢出来了
回答......不能重复.....一样?(哥哥......笑笑啊,长得明明和我一样.....嘛......陪在哥哥左右......永不分离......)“哥哥。”
长得一样的是哥哥:“答应哥哥,永......永远不分开...”

——“......你在说一次?...你叫我什么?......你还知道些什么?!”下巴和手上的力度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肩膀被紧紧撰在手里。......问题...要先回答哪一个?......

——“哈,看我,一下问太多把你都问傻了?这样,你先回答我,你还记得些什么?嗯?”他把声音放得更轻更柔,就像是怕把谁吓到一般。
闭上眼,试图搜寻出记忆里的一点点痕迹,但:“事情......不记得了......但是,哥哥!记得哥哥,一模一样的哥哥...”

再次睁开双目,看见的却是哥哥带笑的眼却紧皱秀眉,连带着嘴角弧成一个复杂的表情......

《角色》序一
。搜神记
。私设,穿越梗,猜猜捡到小呆的是谁?
。尝试开个长篇,头秃_(:3」∠❀)_
 
 
 
下坠......
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不停的下坠......
从未想过目盼心思的一场婚礼竟会走到如斯田地......
 
好痛......
火舌无情的翻舔着皮肤,风刃削乱意识却削不灭炙火......
对不起哥哥......
从小就在哥哥的羽翼呵护下长大,没曾想到临了还给哥哥闯下了如此大祸......
以后不能再陪在哥哥左右了,明明说好了永不分离的。哥哥要多笑笑啊,长得明明和我一样帅别总是板着一张黑脸嘛......
 
好烫......
意识在被一点一点吞噬,就连记忆也......
红鸾......恨?并不恨她,毕竟这一生最美的梦是红鸾为我编织的。即便是假的,也该感谢她梦真的很美,美的让人不想醒来。这个梦里有一位美丽的新娘,有着我对未来最美好的愿望。
如果有来世,如果这焚烧灵魂的火舌能可怜可怜我这个只想做一个美梦的傻瓜,能够留下一丝残魂挤入六道轮回。
我们在继续这未完成的婚礼吧......
 
意识......
意识随着过往的桩桩件件,离散成点点火星。
一瞬间
被吸入一个无底黑洞
一切
——都安静了
 
——————————
 
——“小兄弟?”
光?有声音从光的那头传过来......
好听的声音......
——“快醒来吧。”
是谁?
在光的那一边
——“醒醒?”
好想找到他,看看他的样子......
 
黏在一起的眼皮终于挣扎开来
可以看看他了,那个好听的声音
——“小兄弟,你终于醒来了!”
好好看的人
看到一双偷走了星河辰海的眼睛
 
——“能听见我说的话吗?”
那好听的声音就是从这如激丹轻点鸳鸯色的唇中发出的
想张嘴回应,喉咙却像在干渴的田地里碾压过一般,火辣辣的疼,就连咳嗽也抽痛着神经。
 
清凉的水盛在透明的容器里,喂到了干的快冒烟的唇边。
大口将水喝净,后背被温柔的轻抚着
——“慢慢喝,没人和你抢的哈哈”
 
递过手中的容器,脸被那双手捧起,直直望向那片星海。
但温润的声音却带上了几分急切
——“看着我,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是谁?......脑子里零碎的片段......拼凑不起......
长得一模一样......(哥哥......笑笑啊,长得明明和我一样......别总是.......嘛......)
哥哥?......(以后......陪在哥哥左右......说好了永不分离......)
“哥 哥哥?......说...说好了,不分离...唔...”头好疼......
想不起来......
 
——“什?你说什么?!”啊,这么好看的眉毛不要皱成一团......
捧着我脸的双手,颤抖了一下
不行,好困......
——“等等,喂?!”
脸颊被捏住了,疼......
让我......
——“.......醒醒...”
再睡会......